我曾在日本學習、工作過7年。每逢春天來臨,與日本友人外出賞櫻是一大樂趣。櫻花象徵熱烈、純潔和高尚,其花姿之美很難用文字來形容,只有親臨現場才能感受到她的燦爛和壯麗。來到美國之後,久聞首府華盛頓潮汐湖畔櫻花盛開時艷光四射,於是我滿懷期待,參加了縱橫旅遊公司主辦的華盛頓波多馬克河泛舟賞櫻之旅,晨曦尚未散盡便從紐約出發,中途在費城稍作停留之後,中午時分到達華盛頓國會山莊前的大廣場。

 

_0238

 

短暫的輝煌象徵著永恆之美
櫻花是日本的國花。當櫻花開到最燦爛的瞬間,立刻就會凋零墜落。這樣的奇景令性格內向的日本人對櫻花崇拜到了極點。許多日本友人對我說過,櫻花的特性隱喻著做人要活在當下、及時行樂,也要珍惜當下擁有的一切 。日本人認為人生短暫,活著就要像櫻花一樣燦爛,即使死,也應該果斷地離去。櫻花凋落時,高潔不染,被尊為日本精神。

 

_0277

 

關於櫻花的來歷,在日本有許多傳說。相傳在很久以前,日本有位名叫「木花開耶姬」(意為櫻花)的仙女。有一年11月,仙女從日本最南端的沖繩出發,途經九州、關西、關東等地,在第二年5月到達北海道。沿途她將一種象徵愛情與希望的花朵撒遍每一個角落。為了紀念這位仙女,當地人將這種花命名為「櫻花」。櫻花的栽培在日本已有1000多年的歷史,早在平安時代(794–1192年)就有了賞櫻活動。日本歷史上第一次賞櫻大會是9世紀嵯峨天皇主持舉行的。當初,賞櫻只在權貴間盛行,到江戶時代(1603—1867年)才普及到平民百姓中,形成傳統的民間風俗。
櫻花似白雪,也象徵著日本武士道絢爛而短暫的美學。日本政府把每年的3月15日至4月15日定為「櫻花節(祭)」。在這個賞花季節,人們帶上親屬,邀上友人,攜酒帶餚在櫻花樹下席地而坐,邊賞櫻、邊暢飲,這是日本人一年中最快樂的時光。在日本人的心目中,櫻花與富士山一樣是日本永恆的象徵。

 

3037

 

華盛頓之櫻承載著歷史恩怨

曾為美國新聞記者的伊萊紮•魯哈馬•西德莫爾女士在1885年首次訪問日本回到華盛頓之後,多次向政府建議將櫻花樹引入美國首都,栽種到波托馬克河邊。然而,由於當地官員並沒有採納這一建議,西德莫爾隨後為此進行了長達24年的遊說。美國農業部官員戴維•費爾柴爾德在1906年從日本進口75株櫻花樹,試驗栽培成功後,他與西德莫爾一道建議將華盛頓潮汐湖周邊建為「櫻花林」,這一建議在1909年得到當時美國第一夫人海倫•塔夫脫的首肯。1910年1月6日,2000株日本櫻花樹運至華盛頓,但因染病而被焚燒。1912年3月26日,由日本捐贈的3020株櫻花樹再抵華盛頓。次日,第一夫人塔夫脫、西德莫爾和時任日本駐美大使夫婦在潮汐湖畔首次共同種下兩株櫻花樹。

櫻花樹在華盛頓落地生根後,年復一年綻放的同時也續寫了日美之間的恩恩怨怨。1927年,一批美國中小學生組織了一場再現最初種植櫻花樹場景的活動;1935年,華盛頓首次舉行櫻花節;1938年,華盛頓爆發了「櫻花大起義」:當地政府因建造傑斐遜紀念堂欲砍掉一些櫻花樹,遭到強烈反對。抗議者將自己綁在樹上以明志,最終以政府承諾在潮汐湖南岸種植更多的櫻花樹達成妥協。1941年12月11日,4株櫻花樹被人砍倒,以抗議此前4天珍珠港事件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不僅一年一度的櫻花節中斷,12萬日裔美國人亦曾被遠遷至拘留營。二戰結束之後,美日關係劇變,使得華盛頓櫻花林再現輝煌。
潮汐湖北岸有一塊塊臥石,石上的青銅色金屬牌落款時間為1950年。繼1954年一盞有著300年歷史的日式花崗岩石燈安放在潮汐湖北岸後,一座日式石塔又於1958年被置於櫻花林中。

 

_0367

 

數千株櫻花激蕩出視覺的震撼

旱地賞櫻,對我來說已不是新鮮的事。坐在郵輪之上沿波多馬克河環行,河岸上盛開的櫻花盡收眼底。這種感受與我歷次在日本賞櫻時都不相同,泛舟賞櫻,精彩絕倫,美不勝收。華盛頓櫻花之美在於成片,數千株櫻花沿河同期怒放,就能激蕩出獨株櫻花無法達到的視覺震撼。此外,華盛頓櫻花之美還在於地利。潮汐湖地處白宮、國會山、華盛頓紀念碑和林肯紀念堂的國家廣場一側,湖周圍坐落著傑斐遜紀念堂、羅斯福紀念地和馬 丁•路德•金紀念園。信步走近這些豐富多彩的人文環境,藉助花海的點綴,更讓遊人流連忘返。

漫步在潮汐湖北岸山坡,看到那塊臥石的金屬牌上鐫刻著:「作為友誼和親善的姿態,東京市贈予華盛頓市第一批日本櫻花樹於 1912年3月27日在此種植」。舉頭環顧,看到了一片彎腰駝背的百年老樹,使我頓時感受到人世間的時光匆匆,變化無常,而那櫻花盛開的美景卻永遠刻在我的腦海之中。

 

2969

 

 

文:David Wang    攝影:Lisa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