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被吉尼斯世界记录评为世上最昂贵的香水,紧接着又被《福布斯》评为世界上最名贵的香水,如此“贵得出奇”的就是克莱夫基斯汀(Clive Christian) NO.1!

这样一瓶香水的价格足够买一部超级豪华车。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如此昂贵的香水也必定贵的有它的道理。那么,道理在哪里呢?就让我们来听一听“世界第一香”创始人的女儿兼品牌大使──维多利亚·基斯汀(Victoria Christian)怎么说。

《尚》: 克莱夫基斯汀“NO. 1”香水贵得出奇,为什么这么昂贵呢?

维多利亚:说到香水,其内在才是至关重要。这款香水已经有135年历史,最早是为我们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 ─ 维多利亚女王 ─ 而特制的,那个时候,任何一国的君王和统治者,他们要的肯定不是第二好的,而是最好的。所以,我父亲在研制“NO. 1”的时候,他决心要做出一款尊贵如女王一样的作品。这也决定了这款香水的成本非常昂贵,产量非常有限。这款香水是世界上唯一一款得到英国维多利亚女王赐予的皇冠标志的香水。对于一个品牌来说,历史和遗产是非常重要的。历史是没法标价签的,有些东西你在哪里都买不到了。话虽如此,我们的香水之贵还是贵在了它的原料。这款香水用了最好的玫瑰,最好的沉香木, 所有原料都是极品。

在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它被叫做“三冠王”,也就是:最精华的元素、最珍贵的原料、最精炼的提纯。这些原料中最贵的应该是来自印度的50年树龄沉檀香木。这种沉檀香木因为受到印度政府的限制、保护,非常稀有珍贵。原料中还有太平洋塔西提香草,也是非常独特和稀有的一种香草,而且非常难精炼提纯。由此而成的香水正如陈年醇酿干邑,拥有最好、最独特的味道。正因为使用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原料,这些原料又经过最精炼的提纯,所以它的香味存留时间最长:洒一滴,香一天。

克莱夫基斯汀创始人Clive Christian和他的女儿维多利亚·基斯汀(Victoria Christian)

《尚》:如今好象是个名人,就可出一款香水,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维多利亚:今天,香水工业变得非常多样化,成了百香齐飘。香水市场上不只有最昂贵的香水,也可以找到非常大众化的香氛,价位也多种多样。我认为这是个好事情,每个人都可以享用自己喜欢的香水了。

1999年,我们买下了这座香水屋。在我们推出品牌的时候,我们就决定生产最高贵的香水,因为我们意识到今天的世界已经忘记了维多利亚女王使用的是什么样的香水了。来钱快的、消费量大的香水品牌蜂拥而来,香水冠上名人的名字,就好像成了名牌。制作高贵香水,将天地之精华浓缩于一瓶的艺术渐渐被人遗忘了。克莱夫基斯汀品牌的出现,可以说是高贵香水的复兴。我为我父亲的香水哲学感到骄傲。一个古老的品牌,今天在克莱夫基斯汀的手中焕发新颜,传承有继。同时,我父亲也重新定义和建立了高档香水世界,奠定了克莱夫基斯汀作为世界最畅销、第一高贵香水的地位。

人们寻找的是一种能如影随形,洒上一滴,香一整天的香氛。一种能为悦己者闻一下,心动不已的香味,这种内涵是任何华丽、华贵的香水瓶都无法取代的。也许你会一时被一些香水瓶美丽的外表所吸引,但当你用过之后,比较之后,就会知道克莱夫基斯汀是无法替代的,因为最好的毕竟就是最好的。

《尚》:高贵、永恒固然重要,但竞争与潮流常使人随风而下,你们如何在市场竞争中把握自己的位置?

维多利亚:我们的生意很旺,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过去12年来,我们的确是世界上最顶级的香水屋和香水品牌,从品牌建立的第一天起,克莱夫基斯汀就一直保持着“世界第一香”的位置,我们不靠广告,不靠对产品进行不断的花样翻新。我们1999年推出的品牌,如今依然很受欢迎,客人们都知道我们的牌子,也知道哪一款适合他们。不管是香水还是家具,或者是手袋,克莱夫基斯汀对奢侈高贵的定义就是“永恒”,它不会随著时间褪色。也就是说,我们所做的是一项对美与高贵的投资,最顶级的质量保证了它“永恒”不变的流行色。

被福布斯评为世界上最昂贵浓香的Clive Chirstian No.1 “Imperial Majesty”

1999年,当我父亲发布No.1那款香水的时候,可以说是180度逆市场走向而行,市场并不看好,但他不在乎市场的风向,他就是要做出想要的东西,他甚至不在意人们是否一定会买。对他来说,只要世人知道曾经的尊贵如今又回到了世上,就已经足够了。

很多品牌虽然跟随时尚,出来时轰动一时,但问世不到5年,就无人问津,从市场上消失了。精品是需要时间来创作的,就象一个孩子,从婴儿到成人,就象一棵小树长到参天,你需要用心去培养、去浇灌。

《尚》:重现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香水,应该不是很容易吧?

维多利亚:是不容易。当我父亲买下这座香水屋的时候,所有文献记载的,譬如香水瓶的形状,材质,他都要去一一查证、研究。从历史档案中,找到记载那个时代制作香水的不同方法,不管是“1872”也好, “NO.1 ”也好,更象是对那个时代的那种高贵品质与理念的延续和复兴。他要找回纯正的香味,找回属于135年前维多利亚女王的价值和风格。这非常耗时耗力,也很花钱,因为我们必须要用最纯、最贵的原料,我们也只出品最醇的浓香(PERFAUME)。

《尚》:你父亲首先创立的是家具品牌,后来为何又购买了香水屋开始设计香水?

维多利亚:35年前,我父亲才25岁,当他想给自己的房子找家具时,发现市面上的产品都不合他的意。当时市场上以金被福布斯评为世界上最昂贵浓香的Clive Chirstian No.1 “Imperial Majesty”属材质架构的家具为主流,而非纯木质的。他就想创立一种品牌,重现18世纪英国宫廷的古典家具风格。当时他的想法也是与市场潮流背道而驰。他总是先设计,确保那是他想要的风格,然后再考虑成本。这样,他的作品就没有任何限制。他喜欢按照最高标准进行设计,所以制作出来的产品也总是最好的。

我们是来自英伦的奢侈品设计公司,不局限于家具和香水。将来我们会有另一个奢侈品,推出新的产品,我们的品牌要一直延续下去。不管是家具、香水、腕表还是眼镜,我们希望人们只要看到这些产品有克莱夫基斯汀的名字,就知道这一定是来自英伦的顶级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