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伫立于中国的西子湖畔,或漫步于非洲的旷野之中,一位美髯公,一位来自“文艺复兴摇篮”的意大利人,一边尽享自然之优美,继续他的探险生涯,一边藉著从其中生发的灵感,在思考著他的下一件作品的设计与构思……

40年来,他探险的脚步从未停歇,创作的精品为世界上许多最重要的人士增彩添色,他就是被称为“男装中的劳斯莱斯”,意大利顶级奢侈服装品牌 StefanoRicci的创始人和总设计师──斯特凡诺·里奇(Stefano Ricci)先生。

Stefano Ricci设于纽约的专卖店位于Park Avenue大道。2011年初冬的一个早晨,在这个由意大利工匠使用顶级胡桃木手工打造的展示道具,来自佛罗伦萨的天然石灰岩石,密西西比鳄鱼皮手工缝制的沙发及意大利服装所占据的精品殿堂内,本刊记者通过越洋电话对在听筒另一端佛罗伦萨的里奇先生作了长达45分钟的专访。

《尚》:从当年爱玛仕领带的收藏者到后来被誉为“领带之王”,您似乎对领带有种特别的热爱。对男士而言,领带有怎样的特殊意义?

里奇:我不认为自己是任何之王,我不相信那种封号。领带设计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喜欢制作美的东西,我热爱我的工作。领带是男人不多的配饰之一,可以很清晰的表达出佩带者的个性、生活态度和他的内心世界。正因如此,我无论在哪里,在何种场合,永远都只戴自己设计的领带。

《尚》:如今,您还有时间亲自来店里为客人讲解穿衣的秘诀吗?

里奇:不大会了。但我们在世界很多城市都设有专卖店,我会精心挑人,然后对他们进行系统培训,这些专卖店的经理们训练有素,都有很好的声望,他们热爱服装,讲究细节。我会精心挑人,然后对他们进行系统培训,他们对我的理念和哲学都有很深的领会。

《尚》:一件衣服,客人穿在身上,自己感觉很好和别人看上去很好,你更在意哪一点?

里奇:理想的组合是:他自己感觉很好,别人看起来也的确好。通常是,如果你自我感觉良好的话,你看起来也一定很好,就好像物质和精神是一体,两者会平衡互补一样。

《尚》:“最好的布料,最注重细节……”,似乎每位大师都会这么说, 您的品牌有什么不同之处?

里奇:其他人的可以比我的好,但是我与众不同。从面料开始,我的丝绸、我的毛料、我的棉布,从色彩到每条纹理的走向,一切都是我亲自选择设计。每季全系
列款式(服装、皮具、袖扣等)更是我由铅笔草图开始着手……

我不能说别人的不好,我对我的同行充满敬意,但没有任何人有和我一样的材质和布料。最重要的是,我在我的每一件作品中都倾注了我的热情和精神,它们不是为了批量生产来迎合商业需求的,这就是我的特别之处。

《尚》:提到奢侈,人们通常会把它和昂贵,稀有等联系起来。您说过:“奢侈是沙漠中的一杯水;奢侈是友谊;奢侈是你的宝贝孙子;奢侈是健康。”你也说过这些年来,奢侈已经失去了其当初的含义。可否请就此多谈两句?

里奇:我希望你此时此刻就能来到佛罗伦萨,来到我家作客,和我一同坐在这里,望着窗外:看着那树叶的缤纷多彩,看着每件物事的美妙协调,你会觉得这就是奢侈。你不必非得住进五星级的酒店,也不必非得开一部劳斯莱斯,才算是过着有质量、奢侈的生活。

人得学会体会自己现在所拥有的,才知道什么是享受奢侈。奢侈是每个人在生活中都可以珍视、珍藏的宝贝。那种恰到好处的简约,就是奢侈。

事实上我不太愿意再用“奢侈”这个词,因为它已经被如今的市场营销给用滥了,对于我来说,将我的工作做好,将它视为我的使命,倾注我的热情和情感于每一件作品中,恰如其份的做好我该做的,这就是奢侈的真正精神。

如果说非要用另外一个词来代替“奢侈”,那就是“热忱(Passion)”,不单是选用最好的材料,而且是纯手工制作,这很重要,我的作品应该能使穿戴的人也感受到那份热情和品质,感受到我要传达的意味和感情。

《尚》:您说过其实您的衣服是做给那些不需要StefanoRicci的人的。这句话很有意思,因为人们想感受Stefano Ricci的话,至少必须先拥有才可以吧,您讲这句话的含义倒底是什么呢?

里奇:哈哈(笑),我的作品的确是为那些不必要收藏我作品的人而设计的。这些国际要人,他们穿StefanoRicci不是因为需要,不是说他们必须要一件Stefano Ricci来显示他们的荣耀或财势,他们已经拥有了生活中的一切,他们不需要再多另一件外套,或另一件衬衫,但是他们就是想再要一件Stefano Ricci。

《尚》:您似乎对自然充满兴趣,这对您的作品有影响吗?为什么您常在非洲旅行?

里奇:的确如此,我这一生经常在非洲旅行、探险。敬畏于大自然之优美,我总是想自然地将这一切反映到我的创作和设计中来。在那远离尘世的地方,每天大部分时间我都在设计,我需要那样的气氛,自然是我
的创意源泉。

去非洲,是因为那里更原始、更惊险,探险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但那些与我的工作无关。我喜欢我的工作,也喜欢探险,但我不会将二者混起来,因为探险是很个人的一面,属于我和我的家人。

《尚》:那您是以简单为美了?

里奇:不,不,不,不是简单。看看丰富美丽的大自然,你不会觉得她很简单,而是纷繁多样,造物各具匠心,并不是你可以用简单的语言可以描述的,因为自然本身就包含著无尽的故事。我想说的是自然的“简约”性:最迷人的、最优雅的地方都会恰到好处的展现在人类的眼前。

《尚》:当您创作受到挑战,没有思路时,您会怎样?

里奇:我们尽力而为,但是当我们觉得已经山穷水尽,没有思路的时候,我会停下来,过两天回头再看、再想,常常可能或是要添加一些元素,或是要删剪一些多余的东西。做事要有耐心,这也是奢侈品不可或缺的要素。

《尚》:许多服装设计大师都来自于意大利,对此您作何感想?

里奇:不是来自意大利,而是来自佛罗伦萨。佛罗伦萨是非常小的一座城市,但那正是造就我的地方。因为有些东西是存在佛罗伦萨人的DNA中的,上天选定了我们去做这样的事情。看看佛罗伦萨的那些教堂、建筑、艺术,从十六世纪以来的艺术、名人,在这里无处不在:但丁、达芬奇、米开朗基罗……

孩子们就是在那种气氛中成长,那种氛围在鼓励着人们去创造,能诞生诸如古奇(Gucci)、Ferragamo以及很多很多其它名牌之地,必定有其必然性。

那里的水,那里的人,那里的空气,那里的一草一木,都在孕育著这样的艺术、品牌和大师。

《尚》:如此奢侈的品牌,在18年前那么早就进入了中国,然后陆续在上海、北京、杭州、西安和成都开设专卖店,请问是什么促使您做出那样的决定?

里奇:是啊,那还是1993年。当时,我探险到中国,我从年轻一代中国人的眼中,看到了那份洋溢的热情和能量,我看到这是一个要称雄世界的民族,未来将是中国人的世纪。我从他们的眼睛里分明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我就去了。

《尚》:听说您还在写一本有关奢侈品与中国的书,写完了吗?

里奇:这是一本关于我40年设计生涯的书,其中专门有一章是写中国的,预计明年能出来。下次,您来意大利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到我家来作客,我会带您了解更多关于佛罗伦萨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