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富可敌国:从他在希腊继承的Coca-Cola Hellenic到在美国创立的数位视频媒体Filmon.TV,Channel 3 Dish Networks(加州、内华达),Channel 8 (洛杉矶),KILM Channel 64 (洛杉矶),Battlecam.com等,他的黄金帝国仍在急速拓展。

他钟爱演艺,除了担任制片人、导演外,还亲自在《银行大劫案》、《极限潜水员》、《军情五处》、《反恐行动》、《怒战》等影片中频频亮相,亦正亦反,黑白通吃。

他游历四海:他具有希腊族裔,出生于尼日利亚,在瑞士接受教育,在伦敦学习电影,在美英两国发展娱乐事业;除了在比弗利山庄那16,200平方英尺的豪宅外,他的“家”遍及希腊、瑞士和英国。

 

Alki David近照:摄于《银行大劫案》首映式

 

他率性而为,曾遭遇美国四大电视巨头的联手诉讼却屹然不倒;他艳遇连连,现任名模兼设计师妻子Jennifer Stano美艳惊世;他爱好广泛,精力无限。

他就是《好莱坞报道者》(The Hollywood Reporter)所称的“好莱坞坏男孩”、《福布斯》(Forbes)所称的“你想忘都忘不掉的人”、英国Sunday Times Rich List评测资产至少为$19亿的富豪;他就是现年45岁的阿尔基·大卫(Alki David)。

 

Alki、Jennifer夫妇和朋友们

Alki、Jennifer夫妇和朋友们

 

《尚》:“有钱有名”,据说是人生的最大满足(笑)。可不可以这样说:作为一个企业家使您成为巨富,而影星生涯使您更具人气?那么什么是您的第一钟爱所在——商务还是演艺?

Alki:绝对是演艺。那是我的第一钟爱。我的企业家身份是我身上的病,想治却治不好。

《尚》:您认为您经营您自己的哪方面公司更成功,是您所继承的希腊的可口可乐希腊运输包装公司(Coca-Cola Hellenic Shipping and Bottling Company,CCH),还是您自己在美国成立的诸多数位视频网站?

Alki:我有专人负责运营CCH。这个生意不像我的视频网站那样能激发我的灵感,通过视频网站和人不分地域的深度交流,那才是我所喜欢的。

《尚》:自从美国的金融危机之后,有些人开始怀疑美国在世界经济界的领导地位,您怎么看?

Alki:美国永远是伟大的。那是第一大国,超级大国⋯⋯虽然相对于中国的兴荣,美国看起来有点衰退,但美国从来都能从衰退中崛起。一次一次,从无例外。美国人,伟大,他们是真正的魔术师⋯⋯不,是魔法师!

《尚》:您自己在多部影片中亮相,比如在《银行大劫案》(The Bank Job)扮演一位银行金库专家;您觉得表演会象观众看演出时那样开心吗?您是否从小就有“明星梦”?

Alki:我从小就想演戏,制造梦然后出售,让观众反馈;我猜某种程度上这可能是一种有趣的控制欲的体现。我喜欢跟好导演合作,由好导演来导,那时我会把我自己放下,想怎么孩子气就怎么孩子气。那是最有趣的:我自己也是孩子,和另一群“成年的孩子”混在一起,打扮起来玩游戏。

 

Alki主演影片Guido海报

Alki主演影片Guido海报

 

《尚》:您熟悉中国的影星吗?在您眼里哪位中国的女星最有魅力?

Alki:李冰冰看起来极象我太太Jennifer的中国翻版(笑)。

《尚》:我们知道您是英国籍。您在英国也有生意吗?为什么您选择入英国籍,而不是美国或希腊?

Alki:我父母是希腊塞浦路斯人,我出生在尼日利亚;塞浦路斯和尼日利亚都是英国的殖民地。我大部分的教育是在英国接受的,我很爱大不列颠。但是我娶了个美国妻子,在好莱坞的比弗利山庄、伦敦、瑞士的格施塔德(Gstaad)和希腊的斯佩特塞斯岛(Spetses)等处的家之间飞来飞去,现在又频繁地往来于卡塔尔首都多哈和北京之间,我现在绝对认为自己是“吉普赛人”!

《尚》:(笑)您人生地最大追求是什么?无论是在精神层面还是在物质层面?

Alki:我很喜欢这个问题!我人生的最大追求就是:理解我自己,喜欢我自己。理解并接受自己的阴暗面,而培育自己的明亮面。目前我还在路上。

《尚》:无论是作为企业家还是作为影星,都要有充沛的体力精力支撑。您保持健康和充沛精力的“秘诀”是什么?

Alki:我只吃素,不吃肉;不吸烟不喝酒。只要步行能到的地方我就会步行。还有一点很重要:娶个年轻的太太——我太太比我小18岁。

 

Alki伴爱妻、依爱机留影

 

《尚》:(笑)您每天工作几个小时?可否描绘一下您某个工作日的典型作息?每年您渡假多长时间?一般在哪个季节?

Alki:我什么时候都在工作,一般随身携带工作内容。这是一种生活方式,我太太和我有同样的生活方式。不过我在瑞士的山中和希腊的岛上,有时会“关会电门”。我现在正在加州找地,准备建一座大的自然风景庄园,跟大自然待在一起时我就特别有感觉。有点土吧?没办法,别忘了,我流的是“吉普赛人”的血。

《尚》:您的爱好?喜欢什么运动?

Alki:我喜欢骑自行车、跑步。在美丽的弗利山庄,我每天带着我的杜宾狗Satan跑步上班,来回各大约两英里多。另外我还非常喜欢游泳。

 

Alki和太太Jennifer一起滑雪

Alki和太太Jennifer一起滑雪

 

《尚》:如果让您给自己的人生打分,假设是百分制,您打多少分?您人生中最大的缺憾是什么?

Alki:我今年45岁。我已经做了很多事,去过很多地方。假设我今天就要离世,我也很满足于我所做过的,因为我在不同层面做过足够多事情。比如,婚姻方面,从20出头开始,至今我已结过三次婚。我奉献过,给予过。我绝对相信:当你将所拥有的奉献出去,你才真正拥有了它——不管那是什么。今天,我要给我自己的人生打80分——谁知到将来会升会降!

《尚》:您有喜欢的时尚或奢侈品牌吗?比如腕表、衣服等?

Alki:我喜欢表,尤其喜欢劳力士。又土了吧?老牌子。但这是一个经典的强力品牌,我打10几岁时就有一块劳力士。我喜欢Zimmerli内衣。我在伦敦Motcomb street有一个私人裁缝,叫GioGenco。但有时我也会聘请伦敦Brewer街Closet Case的那些想法新潮的设计师。而我现在也正热衷于Dirk Bikkembergs时尚品牌。我一直也很欣赏薇薇安·维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但她的衣服对我从来都不合身!

《尚》:可否谈谈您的家庭?

Alki:我又添了个小子,尼古拉(Nikola)⋯⋯一个月大啦。这是我的第三个儿子。我另两个儿子是18岁和15岁,安德鲁(Andrew)和亚历山大(Alexander)。我很为他们骄傲,我也很为我的前妻们、以及她们给我留下的骄傲。我爱我的现任太太Jennifer,以及我俩现在所共同拥有的一切。在希腊,我有一大家子人。每个人都很疯狂,但每个人都装得很正常。我爱他们所有的人,尽管有时候我也想杀掉他们中的几个(笑)。

 

Alki和儿子Alex、太太Jennifer

Alki和儿子Alex、太太Jennifer

 

《尚》:您去过中国吗?您最喜欢中国的什么?

Alki:我很喜欢北京,那是让人兴奋的地方。我也很喜欢合肥和上海。我在那里遇上过很棒的人,留下了很好的记忆。当然,还有香港。是的,我喜欢中国。将来有机会我希望能在那里住上很长时间。

 

编辑: Raymond Chen    图片来源:Alki David;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