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瑞士众多的名牌制表商组成了商海中的一支技术精良的舰队,宇舶(Hublot)应该称得上是一艘开足了马力的战船,冲在整个舰队的前沿。这艘战船的领军人物就是今年62岁的宇舶总裁比弗(Jean-Claude Biver)。

2004年,比弗正式加盟宇舶。三年后,宇舶就创下了年销售额三年翻五番的傲人业绩。即使是2009年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也未能折断宇舶这艘快船上的桅杆。

说起瑞士名表,您一定听过欧米茄(Omega)和宝珀(Blancpain)的名字,不过,您或许不知道,让这两个品牌从弱小变为强大的背后推手正是本文的主人公──比弗。不断进取,善于把小品牌做大,不断创造惊奇,比弗是商界的奇才,而他的加盟使得宇舶大放异彩的故事更是瑞士钟表业里的一段传奇。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比弗2004年在宇舶上任之后,烧的第一把火就是大胆创新,把一些从未被结合在一起使用的材料,如黄金与陶瓷,钽与玫瑰金、镁与钛融合使用在腕表上。

次年,宇舶成功推出 Big Bang 系列,手表采用玫瑰金材质、钛、不锈钢、陶瓷、碳与橡胶,获得当年瑞士日内瓦钟表大奖「最佳设计奖」,连年不衰。如今,宇舶在中国大陆设有五个专卖店。邀请李连杰和韩寒作为宇舶的亚洲代言人。

把延续了400年的钟表制作手工艺与21世纪的现代技术相结合是宇舶的梦想,而把这一梦想变为现实的比弗也被视作「具有远见的销售天才」,多次荣获企业界大奖。

2010年比弗初获「第九届Luxury and Creation Talents」评审团大奖,9月再以「整体事业表现、商业前瞻力和营销才能」获颁有「钟表界诺贝尔奖」美誉的Gaia「2010年企业家精神奖」。

要知道,作为一个成功的CEO,比弗不只是一心钻研技术的销售天才,他在瑞士境内阿尔卑斯山间拥有一个自己的农场,每年生产五吨独家品牌的奶酪。比弗自家生产的奶酪堪称绝品,在市场上从不公开销售。比弗只把这些带着阿尔卑斯山特有
花香的奶酪提供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和由他亲自选定的几家餐馆。怎么样,是一个奇人吧?

在2011年3月于瑞士巴塞尔举办的国际钟表珠宝展上,宇舶再次一鸣惊人,推出了一款可「操控时间」的腕表。宇舶展台的2楼装饰得像一个古色古香的沙龙。比弗坐在红皮沙发上谈笑风生,向《尚》杂志谈起了他的事业、人生观。

《尚》:宇舶在今年三月的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推出了一款可以由佩戴者按照自己的心愿调节时间流逝速度的新表──「Key of Time」 (时间钥匙)。请问您们是怎么想到要制作这样一款「操控时间」的表的呢?

Biver: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摆脱严格的计时方式。一只表可以有很多功用,如果一只表只是为了看时间用,那么咱们就都用这个手机就够了。(笑)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时间,不喜欢受到正规时间的压力。这款新表可以让人制定自己的时间,我觉得这个想法很有哲理性。这只表会显现出你自己的时间,它可以比正常时间快,也可以比它慢。

其实,制作这样一只表,不是我的主意,而是我们公司制表大师Mathias Buttet的主意,他是一个艺术家,一个思想天才。他提出了这个建议,我一听就说:「哇,这个主意好!」,于是就给他开了绿灯。

2011年宇舶首次推出机械机芯款Big Bang 38mm腕表,直径38mm,镶嵌320颗钻石。

《尚》:制作这样一只复杂的表,您们用了多长的时间?

Biver:三年。在同一只表上显现另一个时间,是一项非常复杂的技术。这支表就像汽车里有不同的齿轮一样,也装有不同的齿轮,或是通过第一个齿轮,或是通过第二个齿轮来定时间。另外,它还有记忆功能,因为它不管怎么调,永远得能够记住那个正确的时间,任何时候都得能够回到正确的时间。这只表很奇妙!制作起来非常非常难,所以说它很独特。

《尚》:这只表是限量生产吗?

Biver:对,是限量生产,只生产50支,每只28万美金,已经全部卖完了。

宇舶最新表款:Key of Time

《尚》:从推出表款到全部售出用了多长时间?

Biver:就两天。您知道,我们的大客户不会等到展会结束才来拜访。他们在巴塞尔展会开展前一天就来了,还有一些大客户是开展第一天来的。他们不会等到最后的,所以「时间钥匙」这一款一下就全被订完了。

《尚》:宇舶今年还推出了一款昂贵的珠宝首饰表,标价200万欧元。这只表限量做几只?

Biver:只做一只。我们做这只表的想法是,不光要制作一只腕表,它同时也是一款首饰。珠宝和表是天生的一对。我们很早以前就开始制作珠宝腕表,以前做过7只价值100万美金的腕表。

《尚》:名贵的腕表和珠宝都属于豪华奢侈品。那么,您是怎样理解「奢侈」这个概念的呢 ?
Biver:我的理解和很多人可能不一样。在我个人的生活里,我认为奢侈就是身体健康,心中有爱,对工作充满热情。任何一个人,他如果身体非常健康,心中有爱,对日常的工作又充满了激情,我觉得他就已经是在天堂里了,地上的天堂。

「宇舶表非常的独特,我尤其喜欢它创新的材质,和代表的未来趋势。我 也非常敬佩宇舶表一直以来致力于对慈善事业的支持。」──宇舶新任亲 善大使,中国赛车手、新锐作家韩寒。

《尚》:说到工作,您是宇舶这样一个大公司的总裁,平时一定很忙,可什么时候看到您,您都是说说笑笑的,您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

Biver:因为我不工作啊!(大笑)。如果我工作的话,我会觉得疲劳、烦躁、紧张,我会很忙,也会有很多烦恼。我不工作,所以我很轻松。这就是我的快乐秘诀。我不工作的原因,是因为我有激情。一个有激情的人,就像小孩子似的。小孩玩的时候,从来也不觉得累,而且一旦玩起来,就不愿意停下来。对我来说,工作和玩是一回事。所以说,我不是在工作,我是在玩。我很幸福!

文_Leah Zhou 图片来源_Hublot